夏季酷暑难耐“冷职业”更受煎熬

2018-06-18 09:07:15
酷热难当的日子里,却有一群特殊的人,希望自己的工作环境更热一些。他们是制冰厂工人、冷库搬运工、极地动物饲养员和滑冰场教练等“冷职业”从业者。连日来,记者走近他们身边,感受在“冰火两重天”煎熬下劳作的艰辛。

制冰车间内,他们打着赤膊挥汗如雨

     8月6日上午,一路摸到位于无锡郊区的无锡太湖制冰厂时,记者的衣服已经湿透,正准备进入制冰厂的车间凉快一番,可眼前的场景令记者愣住了。制冰车间内,工人们赤膊上阵,挥汗如雨,没有想象中穿着棉袄棉裤工作的场景。

“我们这上班,一会儿‘冬天’,一会儿‘夏天’,制冰车间就是夏天。”在这里上班的尹可利,一边指着脚下的制冰池,一边告诉记者,冰块都在池里,昨晚刚刚冷冻,得15个小时才能出冰。


 夏天冰块供不应求,制冰的生意就指望这几个月,因此得24小时生产,于是工人们两班倒干活。辛苦生产的冰,大部分被客户现场提走,剩下的搬到冰库里储存起来。

 厚厚的冰库门刚打开,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让身着短袖的记者不禁打起了寒战。“这里有2000多盒冰块,是为青奥会准备的,几天后要过来取货。”一边听着老尹介绍,记者一边打量冰库,白茫茫的一片,像是雪后冰冻的景色。来回走了两三分钟后,被冻得受不了的记者忙不迭跑出来,一出门,眼镜立刻布满了白霜。看着记者狼狈不堪,不断擦拭眼镜,浑身直打哆嗦,老尹哈哈大笑起来,“干我们这一行真的很苦,冰库内的温度一般达到零下10摄氏度,外面的温度要30多摄氏度,内外相差接近50摄氏度。我们早就习惯了,你们小年轻怎么受得了。”

冷热常切换,职业病缠身很烦恼


  冷热之间的切换,让这些特殊职业的劳动者承受着身体风险。6日中午,记者在南京虹悦城世纪星真冰滑冰俱乐部见到赵昱光的时候,他刚从零下6摄氏度的冰场内出来,此前已在冰场内待了两个多小时。21岁的赵昱光是一名滑冰教练,冰上起舞的潇洒,让他感到自在惬意,可职业病的困扰也让他非常烦恼。由于要演练动作,不能穿得太臃肿,教练们上冰时一般只会穿运动衫和单裤。要是大一点的滑冰场,冰层有4厘米厚,场内温度可以达到零下十几摄氏度。因此上冰时,还得先穿上羽绒服,运动一段时间,待身体暖了再脱下来。

  长期的冰上生涯给赵昱光的身体带来不可逆的慢性病。“滑膜炎、关节炎等,这些毛病我们这里几乎每个教练都会有。”赵昱光说,长期处在低温环境中,体内寒气很重,到了刮风下雨天,膝盖就会隐隐作痛。“医生说关节炎没什么根治的方法,只能做按摩来缓解,我要一直干下去,这病可好不了。”低温作业带来的职业病,让从业者很无奈,也期盼得到慰藉。
无锡制冰厂|无锡降温冰块|无锡工业冰块|无锡高温冰块羡慕高温补贴,低温工作者也需要关怀


  穿上羽绒服,套上羽绒裤,蹬上雨靴,再套上重达5斤的连体皮裤,6日早上9点,南京极地海洋馆饲养员窦璐强走进零下5摄氏度的帝企鹅馆内。他要完成打扫卫生、擦拭展示玻璃等一系列工作,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。“最难捱的事情就是擦玻璃,要进到3摄氏度的水下。”窦璐强说,为了保证游客清晰地看到憨态可掬的帝企鹅,极地海洋馆7位工作人员每天都要有一个人下水擦拭展示玻璃。企鹅馆的水很深,在水下待两三分钟手脚就会被冻麻木,上岸的时候四肢完全没知觉。

     5日中午,太阳直射下的徐州七里沟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内一派繁忙。温度计显示,市场内温度已直逼40摄氏度。尽管脸上汗啪啪往下滴,吴荣业仍然仔细穿好棉衣,套上护膝,这才走进市场的冷库。48岁的吴荣业是冷库16个工人师傅之一,他的任务是每天在冷库内装货卸货。冷库温度常年保持零摄氏度,主要冷藏干果、蔬菜、水果等上百个品种。“干这活时间长了,我们每个人都被冻出了关节病。”吴荣业很是羡慕那些在高温下作业的人,可以领到高温补贴。按理说,自己干活的环境比高温还难受,也应该领取补贴,这也成为他一直的期盼。

http://www.wxthzbc.com/news/news25.html



服务时间

7*24小时全年无休服务电话:
15261540017、15056428120

全市范围送货上门,可开发票